客服熱線:400-6388-991

出售、關廠……跨國藥企集體調整全球研發管線 重金押注這個風口

2019-10-23來源:醫藥招商網

近期,除了GSK,默沙東、羅氏等也都紛紛調整全球研發管線,通過出售、砍掉在研項目等方式專注于核心領域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大佬同時將目光聚焦在了這一領域!

2014年,GSK通過“換子”交易購買的諾華部分疫苗項目被賣了!

據EndpointsNews報道,10月21日,為了縮減研發管線,更加專注于腫瘤學、免疫學,GSK已經同意將Rabipur / Rabavert兩種用于狂犬病的疫苗、tick傳腦疫苗、Encepur(TB E疫苗)出售給巴伐利亞北歐公司。該筆交易價值近11億美元,預付3.36億美元。

而這些疫苗項目的來源就是2014年,GSK以52.5億美元現金和后續18億美元專利費收購的諾華疫苗業務中的一部分。

拋售、分拆、瘦身、轉型,跨國藥企巨頭從不乏這些關鍵詞。近期,除了GSK,默沙東、羅氏等也都紛紛調整全球研發管線,通過出售、砍掉在研項目等方式專注于核心領域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大佬同時將目光聚焦在了生物藥領域。

在2018年全球十大重磅暢銷藥中,有八種為生物藥,包括7種抗體藥物和1個疫苗產品。在全球制藥大佬不斷押注下,全球生物藥市場近幾年快速增長,但未來增長還將持續,2020年全球生物藥市場將進一步增長至3276億美元。

GSK砍掉、出售多個疫苗項目

對于GSK的疫苗業務來說,2019年無疑是值得興奮的一年。GSK的重磅帶狀皰疹疫苗Shingrix自2017年獲FDA批準上市以來取得巨大的成功,以迅猛之勢占領老牌帶狀皰疹疫苗Zostavax的市場份額,并在2019年上半年取得了近10億美元的銷售額。因為其火爆的需求,Shingrix已經出現“缺貨”現象,GSK只能實行訂單限制。

在此前evaluatePharma預測GSK有希望成為2024年疫苗市場的領軍者,疫苗的銷售額超過100億美元并占據24.1%的市場份額,緊隨其后的是Merck & Co、Sanofi和Pfizer。

盡管如此,GSK好像并沒有將疫苗業務作為關注焦點。今年5月,GSK在一份評估報告中毫不猶豫地砍掉了另外兩個疫苗項目,一個是針對鏈球菌肺炎疫苗項目,一個是通用流感疫苗的候選項目。GSK首席執行官Emma Walmsley對此表示:“看到早期數據,我們認為這不是一個值得推進的項目。我們在這一點上非常嚴格,我們將繼續推進一項相當激進的計劃,在需要的時候停止資產,并加倍下注。”

而據悉,自Emma Walmsley 2017年出任首席執行官、Hal Barron于2018年接手長期苦苦掙扎的研發部門以來,這種對數據的無情堅持在GSK已成為家常便飯。

新領導層試圖篩選這家制藥巨頭的產品線,以重新關注核心資產,并通過收購的方式補足自身研發能力的短板。去年12月,GSK以51億美元的“天價”收購美國癌癥藥物制造商Tesaro,包括后者的PARP抑制劑Zejula,還有抑制PD-1,TIM-3和LAG-3檢查點的藥物。消息一出,GSK股價出現了10年來最大的跌幅,投資者對這一價格感到震驚,但Hal Barron則認為,這項交易對GSK這家老牌企業搖搖欲墜的研發管線非常重要。

為了準備收購Tesaro的資金,GSK還砍掉了本來打算做的11個在研項目,Hal Barron表示:“我們沒有涉足的項目,比這11個項目更有價值、更有趣。”雖然上任還不到兩年,Hal Barron已經欣然接受了“血腥”的削減產品線工作。

此后,GSK還進行了裁員,砍掉一個埃博拉疫苗和兩種呼吸系統藥物,同時在一家細胞治療初創公司Lyell身上下了數百萬美元的賭注,后者Lyell的目標是治療實體腫瘤。

GSK還同時從默克、諾華、阿斯利康等公司聘請癌癥專家,與23andMe以及CRISPR-Cas9的先驅者合作,目標是重塑制藥行業藥物靶標的選擇方式。可見,GSK希望借此實現在腫瘤和免疫領域的重大突破。

聚焦K藥,默沙東啟動新一輪大裁員

在GSK的Shingrix的沖擊下,默沙東老牌帶狀皰疹疫苗Zepatier受到極大沖擊,2018年收入從2017年的16,6億美元下跌至4.55億美元,跌幅超過72%。同時在2018年財年,默沙東全年制劑收入376.89億美元,Keytruda就貢獻了71.71億美元。

據悉,分析人士已經開始將Keytruda對標艾伯維的Humira占據的最暢銷藥物位置,并預計到2019年底,Keytruda的銷售額將達到100億美元。evaluatePharma預測,Keytruda將在2024年成為該行業的頂級藥物,年銷售額達到170億美元。

為了更加專注于創新研發,抓住默沙東的增長機會,默沙東宣布了一項大規模的裁員,自2020年1月3日起,將在美國多個州裁撤約500個職位。默沙東的公司發言人指出,裁員將影響部分銷售和總部商務團隊中的人員,默沙東正在腫瘤學等增長領域增加美國的就業崗位。

不難看出,在抗癌藥已經成為默沙東發展引擎的當下,將更多資源集中在Keytruda和其他癌癥重磅藥物上面,是默沙東此次裁員的目的。

事實上,早在Keytruda還在臨床試驗階段的時候,默沙東就曾為了集中資源、全力以赴推進Keytruda臨床試驗而砍掉其余多個在研項目,最終K藥能在上市時間上占劣勢的情況下,靠臨床試驗數據趕超O藥,后來居上。

羅氏加碼生物藥領域,關閉4個小分子藥物工廠

近日據外媒FiercePharma報道,羅氏或計劃明年關閉其位于愛爾蘭的一處小分子藥物工廠,并裁員132人。

而在此之前不久,羅氏已經出售了美國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三個小分子藥物工廠,愛爾蘭工廠由于未尋找到合適的買家而不得不關閉。涉及132名工人的解雇,羅氏預留了高達2400萬歐元的遣散費用,每名員工平均可以領取高達18萬歐元的費用,折合人民幣超過140萬元。

曾為羅氏帶來豐厚收入的“三駕馬車”貝伐珠單抗、曲妥珠單抗、利妥昔單抗在全球都相繼受到生物類似藥的威脅。早在2015年,羅氏就宣布了轉型計劃:著手減少小分子制造能力,并增強生物制劑的生產能力。在此之前,羅氏就宣布將斥資8億歐元擴大德國、瑞士和美國工廠的生物藥產能。作為該轉型計劃的一部分,羅氏表示未來會裁員1200人,并出售全球四個小分子基地。愛爾蘭工廠則是四個小分子基地中的最后一個。這更加凸顯了羅氏向生物制劑轉型的決心。

2009年,羅氏曾以46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基因泰克,獲得了三款重磅抗腫瘤藥物,這為羅氏帶來豐厚的利潤,也奠定了羅氏在生物制藥領域的地位。如今,全球重磅炸彈藥物TOP10中有8款都是生物藥,羅氏依然大手筆通過瘦身繼續加碼生物藥領域。作為對疾病治療探索的時代性突破,生物制劑還將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引領創新藥行業發展。

原標題:出售、叫停研發項目、關廠、大裁員……跨國藥企集體調整全球研發管線,重金押注這個風口

(責任編輯:91醫藥網)
下一篇:

粉刺是怎么回事?能否通過擠壓或洗臉去除

上一篇:

渭南市中心醫院高端影像設備更正公告

免責聲明
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站未對其內容進行核實,請讀者僅做參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違公德、觸犯法律的內容,一經發現,立即刪除,作者需自行承擔相應責任。涉及到版權或其他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
 
 
吉林快三基本走势图表